关灯
护眼
    “当然是现在!”易连海毫不犹豫地说,接着,他又补充道:“但不能没有未来,也不能被锁死未来……”

    说着说着,他又觉得自己的要求似乎多了。

    江渡笑了,他的目光从夜空的星辰,落回到身边人的身上:“之前,我也和你想的一样,过去已经过去,我们活在现在,未来应该未知。”

    “最近,在看到那么那么多的未来后,我发现人类是活在瞬间的生命。”

    他两眼有些惘然:“就算天才如你,回首往事,能清晰记得的,也只是过往人生中的几个瞬间,对吧?”

    “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在生命的尽头会记得哪些事?我看到的未来告诉我……人类,定格的永远是瞬间的回忆,哪怕是死亡前的走马灯,闪回的也是人生精彩的刹那,那是凝固的瞬间,并不是流动的画面。”

    江渡的眼睛漆黑发亮,他看着易连海的眼睛:“所以,作为活在瞬间的生命,固定的过去或者未来,其实完全不重要。”

    易连海呆呆地看着他的模样,再仔细瞧了瞧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问:“你是江渡吗?”

    江渡笑了笑,月光和星光落在他身上,他转过身去,没有回答易连海这个问题,而是低声自语道:“可是……我不甘心。”

    “我可以活在瞬间,也可以没有未来,但我的生命,不应该一次次重复这样的轮回……”

    “我们短暂的生命应该用来做更值得的事,为什么生来就注定要陷入怪谈?”

    “我喜欢历史,喜欢大海,喜欢星空……我的生命,不能被祂们桎梏。”

    “我要反抗。”

    江渡最后这句话说得很轻,他转过身来,夜风吹动了他的衣角,并不明亮的光拉扯出的黯淡影子,在地上映着,又瘦又长。

    “我不喜欢称呼祂们为神,”江渡压低了声音,“这世界的人类,被祂们所创造,祂所处的维度毫无疑问高于所有人类。”

    “如果我们是活在瞬间的生命,那能制造出活在瞬间的生命的祂们,一定是活在时间的长河中。祂们可以在那条河流里随时上岸,随时从源头,走到尽头。”

    江渡贴近了易连海:“所以……作为人类,我们唯一的胜算,就是将祂们拖入我们的维度,我们无法消灭高维生命,就连规则也由祂们制造,但我们可以在祂们降维之际……将祂们禁锢在某个瞬间。”

    江渡看着易连海,笑道:“比如,我的身体里。”

    易连海看着江渡的眼睛,忽然什么都明白了……江渡的那个玩偶,就是“战败”的白瞳之神。

    “记住,今晚过去后,我的肉体将坠入深渊,成为祂们的容器。我的意志和灵魂,会从二十年后回来,代替我……终结一切。”

    “白瞳之神,将成为未来的我。”

    “而红瞳之神,我希望你……”江渡一字一句,声音极低,但却极其清晰地说,“用伏城与月城原住民的情绪,将一位玩家升格成神。那会让红瞳之神苏醒,苏醒后的祂会彻底占据人类的躯体。”

    “但那时候,祂的力量来源并非灵瞳者的负面情绪,而是白瞳之神所创造的人类的负面情绪。”

    “我的身体,将困住祂们的肉体。”

    “我的灵魂,将禁锢祂们的灵魂。”

    “让红白二瞳合而为一,让祂们永远被困在人类的瞬间里,直至永恒……”

    ————

    “你怎么了?”

    李西就问到。

    易连海刚才,看着天花板出了许久的神。

    易连海闻言,微微摇头,轻声笑了笑:

    “有些困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