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龙小叔你好!”于银宝看到曾爷爷又举起了拐杖,吓的赶紧叫了宋宵玥一声。

    “诶,小侄女乖,这是见面礼!”宋宵玥笑眯了眼,高兴地从怀里摸出一支银钗,递给了于银宝。

    于银宝看到宋宵玥手里那根漂亮的银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刚想伸手去接过来,不料听到曾爷爷咳嗽的警告声,吓得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银宝,拿着吧!别跟你小叔客气!”宋宵玥轻轻抓起银宝的小手,把那支银钗放在她手心里,又轻轻合住了!

    宋宵玥这一举动倒是把处在情窦初开的时候的于银宝弄的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一样,那张颇为可爱的脸蛋已经红的像猴子屁股,都快冒烟了!

    “金宝,你还不赶紧叫,银宝都叫了!”老人家再次举起他的家法――拐杖,金宝缩了缩脖子,又白了银宝一眼,然后不情不愿的叫了一声:“龙小叔!”

    “金宝乖,哈哈哈……”宋宵玥看到金宝那吃瘪的样子,得意的大笑起来。

    “我的见面礼呢?”金宝看到宋宵玥还在大笑不已,顿时急眼了,只好自己伸手向宋宵玥讨要。

    “没了!鸡要吗?要的话,就拿去杀了!”宋宵玥指了指龙白提着的那三只大肥鸡,以为对方会生气,不想,那小子屁颠屁颠的跑去龙白那拿鸡去了,嘴里还念叨着:“有鸡吃了,有鸡吃了!”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宋宵玥才知道老人家所言非虚,小渔村确实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看着碗里那稀的可以照出人影来的糙米粥,宋宵玥不禁想起刚刚穿越过来那时候的情景来,也是这么稀的糙米粥,一碟小青菜,一碟萝卜干,连油星子都没有半滴。

    宋宵玥拿来的那三只母鸡,命大!金宝拿着刀作势杀了三次,最终还是舍不得,又提着那鸡还给了宋宵玥,说那鸡还太年轻,就这么杀掉太不值得了,还是留着生蛋吧!最后,在宋宵玥的授意下,高兴万分的把鸡拿回自己家的鸡窝养起来了!

    一顿饭下来,宋宵玥仨人更饿了,好在刚才在竹林打劫的那几个人过来跟老人家说,祠堂打扫干净了,宋宵玥赶紧找了个借口,跟着那几个人去了小渔村的祠堂。

    祠堂里没有床,那几个人就抱来了很多干草,铺了三个床位,又不知道去哪借了三床八成新的棉被,整齐的放在床位上。

    礼貌的跟那几个人说了声谢谢,那几个人便离开了,宋宵玥赶紧给龙白使了个眼色,龙白会意,立马去把祠堂的大门给锁上了。

    一会儿,仨人换上了夜行衣,从祠堂的围墙飞出去了。一路飞檐走壁的来到小渔村的后山的半山腰上,然后兵分三路的不知捡了些什么东西,再然后便出现了一堆篝火,后来三人又神秘地围在一起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再后来那篝火上便多了三只大肥鸡。

    “主人,要不然再多杀几只**?我感觉一只还是太少了,吃不饱!”龙白蹲在地上,不停地转着手里的鸡,鸡还没熟,他都不知道吞了多少口水了,想起刚才那清汤寡水的晚饭,觉得肚子更饿了!

    “主人,小白的建议不错!其实……我也觉得一只不够吃。”龙影说完,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觉得自己的胃口太大了,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嫌弃她?

    “那好,那便多杀几只,我也觉得好饿!”宋宵玥说完,篝火旁又多了三只活蹦乱跳的大兔子。

    等到龙白收拾好兔子架到篝火上烤的时候,那三只鸡已经烤熟了,宋宵玥便从空间拿出盐,胡椒粉辣椒粉洒了上去,顿时,香气扑鼻,口水不知不觉的分泌了一嘴巴。

    一人分了一只,也顾不上烫不烫,便狼吞虎咽起来,一点形象也不顾,一边吃一边不停地吮手指,吃的满嘴流油。

    很快,那只足足有四五斤的大肥鸡便只剩下了骨架子,仨人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油,又围在篝火旁盯着上面的烤兔子了!

    很快,兔子也烤熟了,皮烤成了金黄色,还吧嗒吧嗒地往下流着油,油滴在烧的还很旺的柴火上,冒出“嗞嗞”的声音。把调料粉洒了上去,再转着烤了一圈,就可以拿下来了!

    兔比鸡大,起码有鸡的两个那么重,仨人不约而同的松了松裤腰带,便投入到与兔的战争当中去了!

    三只鸡加三只兔子,至少三十斤的份量,主仆仨人愣是吃的一点也不剩,不知道是饿死鬼投胎还是天生的大胃王?

    终于勉强吃饱了,仨人瘫在有些微湿的草地上,嘴里叼了一根狗尾巴草,看着满天的星星,听着虫鸣鸟叫的声音,觉得快安逸死了!

    躺了一会儿,觉得肚子没那么涨了,便起身灭了火堆,又把那几堆骨头就地掩埋了,仨人施展轻功一路飞回祠堂,真可谓是来无影去无踪!

    第二天早上,宋宵玥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忍着怒气去开了门,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是于金宝。

    “于金宝,一大清早的,干嘛?是不是找揍来了?啊……”宋宵玥素来有起床气,开门见到是于金宝那小子,顿时火山爆发,直接把于金宝骂成木头人,半天没回的过神来。

    “龙龙龙……小叔,我曾爷爷叫叫叫我过来喊你们去吃吃吃早饭。”于金宝不敢直视宋宵玥那能杀人的目光,想起曾爷爷交代的任务,还是硬着头皮把话传达给了宋宵玥,磕磕绊绊的把话说完,还没等宋宵玥回话,撒丫子就跑掉了!

    “算你小子识趣,跑慢点我就让你知道叔穿几码鞋子,哼!”宋宵玥看着飞速消失在她眼前的于金宝,顿时觉得气消了不少,转身进去祠堂闪进空间洗漱换衣服去了!

    仨人洗漱完毕,神清气爽的去了老人家的家,又蹭早饭去了!

    早饭是野菜窝窝头,还有依旧可以当镜子用的很稀很稀的稀粥,由于昨晚吃的油水过多,倒是觉得这么清淡的早饭刚刚好。

    “金宝,吃饱了没?吃饱了带小叔到处走走,把叔伺候好了,叔有奖励!”宋宵玥一口气喝了碗稀粥,又吃了一个窝窝头,便开口问了还在不停划拉着稀粥的于金宝,吓的人家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我我我没空,我我我要干活。”于金宝鼓着勇气拒绝了宋宵玥,刚刚被宋宵玥吓的后遗症还没好,说话还是结结巴巴的!

    “没空?你看这是什么?”宋宵玥从怀里摸出一两碎银,放在饭桌上,于金宝的双眼一下子发了光,快速把银子揣在自己的兜里,结巴也治好了,胆子也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