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看到墨县的城门的时候,宋宵玥头一次发觉墨县原来这么亲切,这么有内涵。

    等马车进去墨县那颇为繁华的街道上,于金宝简直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时候的样子,见到什么都新鲜,见到什么都好奇,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宋宵玥第一次觉得话唠也是一种病。

    终于挨到了县衙门口,宋宵玥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马车,顿时觉得世界安静了许多,刚才烦躁了一路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从马车里扶下老人家,宋宵玥轻车熟路的进去了县衙,直接去找管事的人了!

    管事的人见到她的时候,好像椅子上有刺那样跳了起来,伸长本来就有些长的脖子往宋宵玥后面瞧,没看到那个让他头疼的人的时候,大松了一口气,又装模作样的摆了一个颇为威严的姿势,然后威风凛凛的坐了下来,谁知道他刚才跳起来的时候把椅子碰歪了,现在这么力如千钧的坐了下来,根本没有对准椅子,倒是摔了一个屁股墩,摔了一个四脚朝天,把宋宵玥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想笑又不敢笑,尴尬死了!

    管事的人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宋宵玥也不敢轻举妄动的上前去扶他,只能看着那个倒霉的老男人面如死灰的爬了起来,拼尽全力撑在案桌上,看那样子是摔倒尾巴骨了!

    “咳咳咳,刚才失礼了,衙门的椅子久已失修,让大家见笑了!”管事的人尴尬的找了一个借口,勉强的找回了一些颜面。

    “大人真的是我们墨县最好的父母官,公正廉明,节衣缩食,忘寝废食,为国为民!”宋宵玥顺水推舟,接着管事的人的话把管事的人捧到一个从没达到的高度,顿时,管事的人的形象高大了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宋宵玥的一通马屁拍的恰到好处,不仅解了管事的人的燃眉之急,又往管事的人的脸上贴了金。

    “宋闺女今天来找本官所为何事?如果是小事的话,孙书吏就可以做主了,最近公务繁忙,本官忙的头晕脑胀的,体力实在不济呀!”尴尬解除了,管事的人又装腔作势了!

    “谁让大人您是能者多劳呢?今天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这事非得大人您才能处理的妥当,所以小民只能才打扰大人您了!”宋宵玥虽然说的有些谄媚,可是她的态度倒是不卑不亢的!

    “既然如此,那宋闺女就说说吧!”好话人人爱听,管事的人也不例外。

    “小渔村大人您有所耳闻吧?三十年前遭遇了不能避免的天灾――台风,村里的水田旱田都淹没了,变成了盐碱地,导致颗粒无收。如今,那些农田都荒废三十年了,杂草丛生,俨然是一片野地了!前不久。

    从办公的地点出来,宋宵月心情大好,觉得于金宝也没那么讨厌了,看什么都觉得顺眼多了。

    跟宋宵月的好心情相反的是老人家,老人家现在的心情可以用五味杂陈来形容,他没想到这小小年纪的小闺女竟然能把人心琢磨的那么透,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就能把那一县之长玩弄于鼓掌之间,三言两语又帮小渔村争取了一笔救命钱,这手段不可谓不高。看那小女孩的年纪的年纪比自己的曾孙子还小,可人家说话办事那叫一个滴水不漏,不说自己的曾孙子能跟人小女孩的年纪相提并论,就是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那见识那胆量也不及人家小女孩的年纪的十分之一。

    老人家越想越惆怅,越想越羞愧难当!如果自己有那小女孩的年纪十分之一的能力,小渔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等地步,唉,真是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呀!

    而相对于自己的曾爷爷的惆怅,于金宝的想法就简单的多了!这个龙小叔果然厉害,见到县太爷不但不害怕,还把县太爷唬的一愣一愣的,怪不得自己要叫他小叔,原来人家本事那么大!以后自己可得多拍他马屁,说不定他高兴了会教些本事给我,那我可不就发达了么?

    宋宵月可不知道这么一小会的时间这爷孙俩已经天马行空的想了那么远了,她高兴的搂住了这爷孙俩的肩膀说:“走,我带你们去大酒楼吃饭去!”

    在墨县称得上大酒楼的当然是客满楼了,这个时候刚好是饭点,客满楼名副其实的客满楼,楼上楼下都座无虚席,还好客满楼的大掌柜认识她,愣是给她腾出一张空桌出来。

    招呼着那有些忐忑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的爷孙坐了下来,把客满楼的菜单递给爷孙俩点菜,可这爷孙俩一个比一个逗,一个把菜单都贴在眼睛上都看不清楚菜单上的字,一个却把菜单都拿反了却不知道还在那傻乐。

    看到那傻的可爱的爷孙俩,宋宵月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招来店小二,一口气点了客满楼十二个招牌菜,还要了两坛二十年的女儿红。

    菜陆陆续续的很快就上齐了,看着琳琅满目的一桌子好菜,爷孙俩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眼睛都绿了!

    宋宵月暗暗偷笑,拿起筷子,说了一声:“咱们开动吧!”

    话音未落,只见两双筷子飞速地在饭桌上游走,很快,那些碟里的菜就少了一半。老人家的吃相还算是正常的,因为年纪大了,牙口也不好,而宋宵月点的菜基本都是肉类的,所以吃起来还算是非常费劲的。而于金宝那家伙那吃相,只能用秋风扫落叶来形容了,那碗里夹了满满一大碗,两手还各扯了一只鸡腿,这边咬两口,那边咬三口正吃的不亦乐乎。

    宋宵月仨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爷孙俩大快朵颐,不但不反感,反倒觉得很亲切,渐渐的,又觉得有些心酸。

    爷孙俩正吃的乐不可支的时候,宋宵月朝着龙白耳语了几句,便悄悄的起身离开了!

    走到前台,又加了几个菜,宋宵月便走出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宋宵月回来了,那爷孙俩已经吃饱,正满足的拿着牙签在剔着牙,而饭桌上那十几个碟子,竟干净的就像是被舔过一样,清洁溜溜!

    从客满楼出来,门口处停着四辆拉着货物的牛车,一辆马车,还有两头大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