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发誓不会偷我东西?”

  “我发誓绝对不会,我要是偷了,我就不是人。”

  得到李无劫的再三肯定,顾青才把他手上的麻绳和手铐解开。

  其实,他也知道这样没用,因为那结果接触过李无劫的同事已经出现个人物品遗失的情况了。

  但绑着双手,至少能给人一个心理安慰。

  李无劫活动活动手腕,“你说到底是多大的案子,能把九州卫惊动了?”

  一般这种刑事案件很少交给九州卫,九州卫根底太正,从上到下都正,谁知道最后会查出什么不得了的大鱼,摆在明显上,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

  顾青倒是想到一个可能,“没准儿是那些吃干饭的处理不了。”

  吃干饭,指的是地方镇守军。

  这帮人实力底下,大多混口饭吃,很多懂点武术的普通人都能参加。

  还没到现场,二人就发现外面围着密密麻麻的人,独狼的人也到了。

  “呦,这不是队长吗?”

  李无劫看到一熟人,快步走过去搂着他的肩,“好久不见。”

  队长连忙摆摆手,“叫我林然就好。”

  李无劫把林然拉到一边。“知道这什么情况吗?”

  “不太好。”林然眉头皱作一团,“死者是个普通人,但出手者明显是个御兽师。”

  李无劫终于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炎黄已经很久没出过御兽师袭击平民的事件了。

  不止是炎黄,一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有一想潜规则,强者可以对弱者动手,却不能对平民下手。

  一般情况下,随着实力的增强,一个人的寿命会得到提升,后代天赋也会得到提升。

  但是相应的,越是强大的个体,生育率就越低。

  平民的生育率却不受影响,综合下来,一些科学家发现,平民天才的诞生频率竟与强者后辈一致。

  有了这个发现,平民也就有了另一个意义,对普通人下手是要被严惩的。

  李无劫问道:“具体什么情况,是仇杀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仇人后代努力成为强者复仇的故事并不新鲜。

  林然摇摇头道:“问题就出在这里,死者是一个网文写手,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生活中唯一基础到的人就只有外卖小哥。我们翻了他八代祖宗,都找不出一个仇人。”

  “那就奇怪了。”李无劫顺着林然手指的方向前往现场,路上开始轻点这次所得。

  忽然,他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少了点什么,一顿寻找后骂道:“我蛇皮袋子呢,谁他么把我蛇皮袋子偷走了?那个崽种别让我抓到。”

  顾青默默跟在身后,选择跟独狼的人保持一米距离是正确的。

  你永远也不知道独狼的人什么时候长出第三只手,就像你永远也不知道宇将军什么时候飞踢。

  现场惨不忍睹,且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海德拉却突然钻出御兽空间,在空气里嗅了嗅,然后发出一声嘶吼。

  李无劫依稀记得,它上一次发出这样的声音,还是在遇到金龙的时候。

  李无劫表明身份后排开众人,快速上前检查死者。